【一线手记】我们在努力 再硬的骨头也要啃下来

每一个孩子返校,都饱含着父母的殷殷期盼和许多工作人员的付出。孩子们怀揣理想奔赴自己的学校,我们坚守在自己的岗位,大家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努力着、奋斗着。

孩子们离河返校  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4月3日,天气晴朗,雨后的河口沐浴着阳光和清凉的微风。在蒙河高速路河口收费站,停着数张大巴,符合因学离河条件并办完相关审批手续的孩子们,拉着行李箱坐上了前往学校的大巴。

教育系统工作人员、县疫情防控指挥部交通运输组、各乡镇(农场)的工作人员核对孩子们的信息、给孩子们测量体温、消杀、搬运行李……。这是从河口离开前往县外上学的第10批孩子,他们将被闭环送往蒙自、建水、个旧、开远等县市的指定场所进行隔离,待符合入学要求后返回校园。

大巴载着孩子们离开河口收费站

河口疫情发生以来,共有3053名师生滞留河口,随着各地学校相继开学,在确保疫情不外溢的前提下,让师生们安全有序返校,成为最紧迫的工作任务。疫情形势不断变化,协调联系师生返校也变得困难重重。

需要离河的学生有多少在乡镇、农场,有多少在封控区,有多少在管控区,三年级以下的学生数量是多少,分别需要前往哪些县市,相应县市的隔离承载力怎么样,隔离怎么做,健康监测怎么进行,车辆如何保证?……这些问题就像一块块大石头,拦在孩子们上学的路上,也压在家长和每一个人心头。

一个孩子返校  是许多人的奔跑接力

学生们的情况千差万别,有在州内上学的,有在州外省内上学的,有在省外国内读大学的,还有的在国外留学,有的是户口不在本地但是人在河口的,有的是户口在乡镇,但居住在城区的……

为了掌握真实情况,县教体局安排全县教体系统干部职工进行包保对接联系,对需要离开河口的学生进行精准分类。

沈雪菲(左一)引导孩子们换乘大巴

沈雪菲是县教体局的工作人员,负责对接桥头乡、蚂蝗堡农场两地的学生。联系社区、联系点长片长、联系家长、与学校进行信息确认,每天都要接打很多个电话,她说,送孩子上学的事情琐碎而繁杂,我们的电话都已经成热线了,但是最让人感动的,还是在这样艰难的时候,孩子们学业压力这么大的情况下,依然对疫情防控措施给予的理解与支持,大家都付出了很多,真的不容易。

“我们学校2月20日就开学了,我因疫情滞留在河口,很高兴现在可以返校了,非常感谢我们片区的楼长、点长和片长,从摸排信息到复核信息,再到一周内帮忙办理好离河手续,让他们费心了。”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大一学生王阳说。

余奎廷(左一)和张梅(中)送孩子们上车

在合群社区,我们见到了正在组织车辆接送孩子们的余奎廷,这个26岁的年轻小伙,是合群社区的副主任,同时也是合群社区第十二片区的片长,合群社区分级解除提级管控措施后,孩子们陆续申请离河,信息收集、健康监测、双采双检、审批盖章、车辆接送,孩子们离开河口的每一件事情,都需要他参与。

上车前,合群社区第十片区的片长张梅把审核盖章完毕的表格交到孩子们手上,叮嘱道:“表格交一份给高速公路口的老师,一份带回学校,不要拿掉了。”车子启动前,张梅再次跟孩子们交代:“到了昆明坐上车,一定要跟学校老师联系,告诉他你们已经上车,大概什么时候会到,老师才会提前安排好隔离或者返校的事情。”每一个孩子的离开,都饱含着父母的殷殷期盼和许多工作人员的付出。

我们在努力  再硬的骨头也要啃下来

送孩子们返回学校的事情步入正轨,县教体局又投入2022年专升本考试的筹备,经省招生考试院批准,2022年专升本考试在河口设置考场,34名考生在河口参加考试。虽然人数不多,但是保障工作却更加复杂,河口县共设置5个考场,其中为特殊考生设立1个特殊考场。

专升本考试现场

4月9日、10日,2022年专升本考试顺利完成,河口县学生的复学问题被列入重要议程,疫情之下,孩子们的安全健康最重要。沈雪菲说:“一件一件的事,就像一个又一个坚硬的骨头,我们都在努力,再难的骨头,也要把它啃下来。这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一场特别的考试,我们不仅要战胜疫情,也要让自己变得更好。”

文/图 刘红梅 杨利容 李贵明